大吉大利

欢迎点梗
(巍澜,凌李🌚)

【巍澜】骗沈教授的后果了解一下?(下)

骗沈教授的后果了解一下?(上)

很短的前篇在这里


------------------------------

只是轻轻触碰就放开,沈巍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不让对方察觉,不过转念一想,赵云澜都看不见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以前在家守着他时,即使知道他已经熟睡甚至发出微微鼾声,也都不敢凑上去悄悄讨一个吻。

归根结底,怕这份感情太沉重,会成为禁锢他自由的存在。

可现在,他放在手上心上呵护的赵云澜,瞎了。好强如他,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露出半分脆弱,即使在知道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恢复时,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怎么会无所谓?!

进办公室之前他有好多的话要说,如果他肯,把自己的眼睛给他都...

【巍澜】骗沈教授的后果了解一下?(上)


赵云澜还是看不见。
用完长生晷,仍旧是摇了摇头,特调处的众人捂着脸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沈巍死死盯着赵云澜的眼睛,终究是消了所有的希望,垂头丧气坐在一边。
“诶我说,”赵云澜摆摆手,转了个圈大大咧咧拿了根棒棒糖出来吃,“别这么消沉啊,日子一天天过,有啥大不了的。”

“赵处……”小郭急得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却被楚恕之拉到一旁说了几句,只见小郭同志瞪大眼睛又抿住嘴,杵在一旁不说话了。
沈巍咬牙切齿,“我再想想办法。”
赵云澜准确无误地擒住沈巍跑出去时飞起的一片衣角,“折腾了这么多天也累了,沈教授,先让我歇歇吧。”

赵云澜慢悠悠回到办公室,以想一个人静静为由赶走了所有人,等到只剩自己时,在办公室里乐得只转圈。
几...

【凌李】夜间工作者了解一下

产粮快不计分了
那我最后的执念应该也没有了。
字数 2k
我爱凌李一辈子。

01
楼上搬来了两个年轻人。
一个稍微魁梧些,总是穿身西装,头发梳得油亮亮的,戴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另一个则简单的多,格子衬衫西装裤,小白杨一样挺拔,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总是不经意让人想起黑猫警长。
两个人是今年4月悄悄搬进来的。
听说是买的房子,可也没怎么听见装修的动静,后来才知道是知识分子斥巨资装了隔音墙,装修结束的那一天,楼里的每一家住户都收到了一份小礼物,里面是几颗巧克力,和一罐牛奶,小白杨特地登门拜访,一份份送。
牛奶巧克力,女孩子的口味。
虽然我也是个女孩子,对于美食来说,更不可抗拒的是眼前这个异常热情的小帅...

【巍澜】冲锋衣请问什么时候能还?

01

赵云澜胡乱地摸着口袋想拿出根不知何年何月遗留的棒棒糖时,摸到了那明显不属于他的手帕。

记忆有些遥远。

毕竟这条裤子他穿了不止一次,赵公子也并没有勤换洗的好习惯。

直到摸到上面那斑斑血迹,才想起那是沈教授给他擦鼻血用的,被吓傻了的赵云澜只记得当时沈教授的态度十分气急败坏,好像那鼻血生生要把他耗得油尽灯枯似的,力度也用上了好几份,赵云澜的鼻子直到第二天才通气。

这都皱巴巴的了,沈巍又是个一看就有重度洁癖的人,赵云澜挠了下脑袋,开始在网上找附近的干洗店。


02

“沈教授?”

修长的背影随着声音一怔,略带僵硬转过身来,“赵处长,这么巧。”

“嘿,还真巧了,我看着...

【楼诚101】【凌李】我和猫,选一个

本期投票帖(6.25~7.8)

请戳这里!万水千山总是情,投凌李一票行不行!

字数:2009


01

[小区流浪猫扰民,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此时明晃晃的镜头从记者脸上移开,转向了草丛角落里眨巴着眼睛十分无辜的李熏然。

“啊?”

“这位先生,请问目前这里的流浪猫都是你在照顾吗?”

李熏然看着怀里的猫:“也没有……偶尔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喂点吃的。”

“是不是除了您之外这个小区的小猫就没人管理了呢?”

“这不养在家里怕没时间照料么,不过除了我之外也有人在帮忙的,就凌……”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李熏然看看记者,再看看闪着红灯的摄像机,这才反应过来,抱着手里的小灰...

电影节看美队2真的非常有意思了!
Bucky一出场,盾一说土味情话全场都会尖叫🌚

盾冬女孩妙啊🌚

凌李冲啊🌚

whatdidfermiparadoxsay:

专注凌李的小圈子

楼诚101战时专用【产粮】群

只要不产谭赵粮

你就是我凌李人!

我们的目标就是凌李c位

欢迎各位太太加入!!!!

(他们谭赵太凶了呜呜呜呜呜呜)

靳老师不太会玩这些个高科技产品,生日那天翻着大家给的祝福,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是他,还是下意识多看了几秒,点了进去。

哦,原来这是用来点赞的。
想撤回也已经晚了,他呆愣了几秒,决定装作没事,反正只是一个美好的巧合不是吗。

五分钟后从房间里跳出了一只狮子,猛的扑在他背上,手里拿着手机左右摇晃:“粉丝炸成锅啦!你能不能低调点!”

不能。
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我就看看新版本老福特能把我搞成什么样)

阿诚:我哥敢用眼镜片杀人!
然然:我哥能用手术刀救人!

阿诚:……我哥敢徒手剥柚子!
然然:我哥能一个人做满汉全席给我吃!
阿诚:我哥也能!

明楼:我不能……

1 / 60

© 米卡求诗一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