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启平一个发力跳上了谭宗明的背。

一米八的男人背着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画面其实不怎么赏心悦目,可谭宗明特别喜欢,背着人不肯撒手,后背传来赵启平有力的心跳,旺盛而年轻的生命力。

“诶你说,”赵启平凑上前,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摸着谭宗明的耳朵来回揉捏,“第一次见到我,什么想法?”

谭宗明突然僵直了后背,半晌没吭声。


那天晚上,赵启平似乎被抛到半空,再跌进重重的床里,俯在他身上的人喘着粗气,在他耳边说道,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脑子里,全是脏话。”


有肉的短篇x

【杜方】碰到为你下厨的男人就,收了吧

 @楼诚深夜60分  *四喜丸子    

 @好好做人苏小青 苏老师生日快乐,贺文送上。

——————


01

方孟韦的生日快到了。

杜见锋苦思冥想,挠的头皮都快破了也没想出来,这小方到底喜欢些啥东西。

烟,不爱抽;酒,不爱喝;女人?

呸呸呸。

这还能咋整啊,放眼望去,方圆十里方孟韦能看得上眼的恐怕都没有,何况又是十里长征最最紧要的关头,半分都不能松懈。


02

万般无奈之下,杜见锋只能奔向方孟韦的姑父,谢培东。

“谢,谢大叔啊,是这样……”

谢培东上下撇撇他,“不谢不谢。”...

【凌李】这么巧,你也吃香菜

01

李熏然端着调料碗大步大步迈向自助台,吃到一半发现调料不够大概真的是蛮令人垂头丧气的事情,他又是个爱吃调料的,这次已经是第三次加调料了。

先另拿个碗装了份冰淇淋,随后给调料添了些蚝油和香油,向右再跨一步,咦,老子的香菜呢?

李熏然左顾右盼,发现和自己一步之遥,同样端着碗满脸尴尬的男人。

男人发现了他的目光,缓缓转过头。

四目相对之际,李熏然喃喃道:“这,这么巧,你也吃香菜啊。”


02

凌远是被一众同事生拉硬拽来这里的,火锅从来就不在他平常的养生食谱里,可不爱吃,不代表他不会吃,同事们看到香菜碗里空了也就回去开始大快朵颐,凌远依旧端着碗等着服务员加料,香菜和沙茶酱是这位三十...

李熏然挖了个南瓜装在头上,乐呵呵对刚回家的凌远说happy halloween。
凌远抱着他把南瓜啃完,把李熏然吃掉。


睡了一整晚搭在前额的刘海乱糟糟的,此时的他最柔软,王凯也总喜欢趁现在咧开嘴逗弄他的头发,摆出各种发型然后对着他的脸独自盒盒盒闷头笑。

当然,结局十有八九就是被醒了还闭着眼哼哼哼笑起来的男人抱在怀里收拾一顿,白色床单混着白色T恤,只能看到两个男人的发旋,光溜溜打转。

直到后来,靳先生不给他玩头发,王先生一气之下,就剪了个一模一样的。

写手挑战嘻嘻

1

写字常用软件:在家用小黑屋,在公司的时候,用outlook(嘘)


2

BGM啊,不太用,感觉会被音乐吸引注意,听的歌特别杂,中英日韩(*/ω\*),字体就是最普通的宋体。


3

脑洞很多,开了五篇短篇的开头都没写的下去,最新的一个脑洞大概是阿诚偷偷亲大哥结果大哥发现了就睁开眼睛让他亲,可以说非常脸皮厚了(喂)  


4

段子会有的,等我


5

黑历史……Emmmmmmmm,你们想听啥黑历史,今天口误把八块钱两罐说成两块钱八罐算吗


6.

肉会有的,相信我


隐约记得好像玩过∠( ᐛ 」∠)_
再来一次吧嘻嘻

【楼诚/知乎体】怎么照顾一个烂醉如泥的人,挺急的

如题,有一个很麻烦的室友,经常喝的烂醉,朋友们直接把人扔在房门口就走了,我也很绝望啊。

想问一下大家该怎么办。  


——————

谢邀。

虽然不知道邀请我的人是何居心,姑且先答了题再找他算账,克扣半个月零用钱好了……咳。

要照顾的人总共就那么一个,他醉了几次,我也就照顾了几次,说次印象最深的好了。


几年前,我和他一同在巴黎留学,他早我几年毕业,留下来在我所读的大学做助教,这个看似沉默寡言的人时常仗着我们名义上的师兄弟关系开着我的玩笑,说着师弟要好好尊敬师哥,却伸手过来一个劲把我的头发弄乱,当时尚年少,对发型极其看重,涨红着脸甩开他的手,换来的总是变本加厉的蹂躏…...

不见不散⁽⁽ଘ( ˊᵕˋ )ଓ⁾⁾

熊师尊掌柜:

在展示橱窗里辟了一个小地方给楼诚……
都是收到同好送的 自己产的还没放进去
现在的我还是很喜欢他们(❁´◡`❁)*✲゚*~

对了
又要搞事了
这次要搞大事了……
明年 我们不见不散(。・ω・。)ノ♡

【凌李】妨碍公务要吃x饭的知道吗

  

三点钟方向。

李熏然目光如炬,这个男人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了他的管辖范围内了,按其穿着打扮来看,应该不是在附近工作的员工,独自一人,必有蹊跷。


今天李熏然排的是夜班,被临时抽调过来负责一区的治安工作,天气很好灯光很美,只可惜李警官至今还未吃上晚饭。八点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刻,半会儿也容不得松懈,李熏然饿着饿着也就过去了,目光在人群中扫视,又看到了那位穿着黑色西装顶着大油头的男人。

“小毛,那边那个男的,看到了吗?”

“啊李队,哪个呀?”

“就那边,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好吧,不得不承认,其实李熏然有点近视,他至今都没看清那男人的脸,只是单纯地觉得他有点可疑,至于为什么眼神...

1 / 55

© 米卡求诗一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