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夜间工作者了解一下

产粮快不计分了
那我最后的执念应该也没有了。
字数 2k
我爱凌李一辈子。

01
楼上搬来了两个年轻人。
一个稍微魁梧些,总是穿身西装,头发梳得油亮亮的,戴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另一个则简单的多,格子衬衫西装裤,小白杨一样挺拔,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总是不经意让人想起黑猫警长。
两个人是今年4月悄悄搬进来的。
听说是买的房子,可也没怎么听见装修的动静,后来才知道是知识分子斥巨资装了隔音墙,装修结束的那一天,楼里的每一家住户都收到了一份小礼物,里面是几颗巧克力,和一罐牛奶,小白杨特地登门拜访,一份份送。
牛奶巧克力,女孩子的口味。
虽然我也是个女孩子,对于美食来说,更不可抗拒的是眼前这个异常热情的小帅...

【楼诚101】【凌李】我和猫,选一个

本期投票帖(6.25~7.8)

请戳这里!万水千山总是情,投凌李一票行不行!

字数:2009


01

[小区流浪猫扰民,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此时明晃晃的镜头从记者脸上移开,转向了草丛角落里眨巴着眼睛十分无辜的李熏然。

“啊?”

“这位先生,请问目前这里的流浪猫都是你在照顾吗?”

李熏然看着怀里的猫:“也没有……偶尔有时间就过来看看,喂点吃的。”

“是不是除了您之外这个小区的小猫就没人管理了呢?”

“这不养在家里怕没时间照料么,不过除了我之外也有人在帮忙的,就凌……”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李熏然看看记者,再看看闪着红灯的摄像机,这才反应过来,抱着手里的小灰...

凌李冲啊🌚

whatdidfermiparadoxsay:

专注凌李的小圈子

楼诚101战时专用【产粮】群

只要不产谭赵粮

你就是我凌李人!

我们的目标就是凌李c位

欢迎各位太太加入!!!!

(他们谭赵太凶了呜呜呜呜呜呜)

【凌李】脉搏

复健艰辛,十分艰辛


——————————

01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熏然死命拽住了凌远的手。

愤怒凶狠的眼神衬着一张可爱帅气的脸庞,减了几分威吓力,凌远似乎也并不怎么怕他,露出几分困惑的表情,短短几秒那眸子里的凶狠就消退了几分,李熏然丢下了简短的抱歉两字,就撒开腿往前跑去。

直到听到路人的只言片语,才知道刚才是便衣在追捕逃*犯。

这小孩,是想把自己抓起来吗,凌远无奈地笑起来,把这件生活里无关轻重的小事抛在了脑后。


02

于是手腕又被一把拽住。

转过身来,有些熟悉的眼神盯着他看,把凌远整个人盯得毛毛的,对方才开口:

“上次真的不好意思。”


凌远看着眼前抓耳挠腮的小...

【凌李】攀比心理要不得

01

不止一次了,李熏然翻开他平常放在胸口的专用笔记本,在最后一页的正字上又狠狠划了一笔。

生气,很生气。

想了会儿还是气不过,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凌远,“我哥和他对象又合起伙来欺负我!”

凌远手里还在批各种各样的单子,签字签到手抽筋,按了免提放在办公桌上,“他们又怎麽欺负你了?”李熏然事无巨细从今天早上买到了杂粮煎饼再到晚上被谭宗明赵启平突如其来的牵小手行为气到吐血通通说给凌远听。

就像在哄个孩子。


02

当然,光是牵小手李熏然不可能有这种反应。

赵启平的手轻轻触上谭宗明的,就被反手握紧,十指相扣。赵启平在谭宗明看不到的角度对李熏然偷偷比了个口型:你找凌远做这个呀,敢吗你? ...

【多CP】拒绝酒驾,平安过年

隐形车


-——————————————

【上海交警开展春节期间“酒驾”专项整治行动】

第一年参加到整治行动的新人小黄深感自己任务的艰巨,肩上多出了好几十斤的责任来,气势汹汹拦下了第一辆车。


01

“请您配合执法。”

驾驶座缓缓降下车窗,谭宗明神色古怪,副驾驶的赵启平笑的灿烂,“来,给他吹一下。”

听到后谭宗明浑身又是一抖,不出声的骂了句脏话,弯腰准备去副驾驶的柜子里拿驾驶证,仿佛被什么磕着似的又立马直起了身子,“启平,帮我拿一下。”

赵启平上下瞄了他两眼,嗤笑一声,熟门熟路拿出来递给交警,手就顺势搭在了谭宗明大腿上,“不就吹一下的事儿吗,别紧张呀。”

谭宗明咬着牙接过...

【凌李】情人节小甜饼

各位姑娘情人节快乐!趁乱更新一发不然真么脸见人


凌远的生日好巧不巧,阳历二月十四,情人节当天。


小时候的生日总是会收获一张爸爸妈妈出去玩了你在家一个人当心点的字条,长大了不仅收不到礼物还要给女朋友买礼物,再后来单身了,收到的巧克力也不喜欢,何况他都问不出口这到底算是情人节礼物还是生日礼物。  


今年的情人节,不,或者说生日吧,凌远从李熏然那里收到了一个已经打乱次序的魔方。

“生日快乐,plus情人节快乐!”小孩这样说道。

凌远欣然接下,拿在手里晃了晃,听听声音,“里面有什么玄机?”

李熏然只是摇头,“拼出来你就知道了。”


于是凌远以目瞪口呆的速度拼完了魔方,看...

【凌李】记一次加了buff的出柜

01
凌远打电话来,无非是通知家里吃饭,或是其他一些日常事务,天冷多穿衣,天暖更要多穿,诸如此类。
今天犹为不同。
“凌欢,这个周末到哥家里吃顿饭呗。”
“哟,啥日子啊还要大费周章的,说吧有什么事。”
对面沉默了几秒,“来了就知道了。”

周六凌欢欣然赴约,按了门铃,开门的是个,
大帅哥。

02
李熏然紧张地连一头卷发都在抖。
上周他家老凌轻描淡写的说周末约了凌欢来家里吃饭,他十分自然地说哦那好我找同事出去玩去。
凌远一个白眼抛过来,“你也一起。”
“我我我我就不用了吧,不不不不太好……”

“熏然,”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面前,使出了低沉眼神杀:“你准备好了吗?”

你准备好,以我爱人的名义见我的亲人,和我共度余生了...

【凌李】凌晨三点

大概三观有那么丢丢问题,求别打。


————————

李熏然听过世上最寂寞的声音,莫过于客厅传来的打火机燃起火苗时那一记声响。

在凌晨三点,突兀又冰冷。


他蹑手蹑脚走下床,没穿拖鞋,光着脚走到门口,探出头去看黑暗中闪烁着的一点红色,凌远点燃烟放进嘴里狠狠吸上一口,叹息着吐出烟圈。

李熏然想问他为什么好端端睡着却要跑到客厅抽烟,可是想来他也没什么资格去问,这个家刚刚少了一个女主人,他不想再去男主人心上狠狠地刮一刀。


“……多久了?”

“两个月前吧,分居大半年了,只是最近要把东西还给她。”


前两天李熏然接到了凌远的电话,问他周末有没有空,李熏然欣然应允,凌远却有点局促...

【凌李】共享车位

 @楼诚深夜60分 

*共享车位


——————————

01

李熏然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暗叫一声不好,拎着外套和公文包扬长而去。

“师傅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约会去吧。”


作为勤俭持家发家致富的代表人物,李熏然同志工作三年后才终于购车,当然也不排除牌照就拍了两年的缘故,总之是在今年,终于成为了有车一族,可问题接踵而至,在这偌大的上海,停车比买车还难,警局里的位置早已被预订一空,李熏然好不容易才托朋友定下了警局周围小区里的共享车位,工作日八点到晚上七点,解决停车问题之余还省了一笔钱。

可刚用上半个月,李熏然这次就因为加班而忘了把车开走,想到自己车...

1 / 17

© 米卡求诗一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