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能够姓明,真好。”
“是啊。你得庆幸咱们是明家,而不是田家或齐家。”

“∑(O_O;)”


别打我,要脸。

给你们讲个笑话——

明楼在家里说了算。

蔺晨会轻功。

杜见锋阅人无数。

谭宗明肾虚🙃


哦对了,还有一个,

凌远戴得下手术帽。

【对不起我还是吃了洪季】


季白右手一抬终于把洪少秋压在了身下,挑起眉掩饰不住的得意:“这次,是我赢了。”

两个打了一架热汗淋漓,洪少秋被扯得衣衫不整,气喘吁吁盯着自己的人:“是我让你。”


END了

真的。


#明楼抓到了在厨房偷吃夜宵的阿诚#

“阿诚?”
“大,大哥…我饿了……”
“饿了?回房,大哥来喂饱你。”

(≖‿≖)✧
【刷段子也要给老子刷回第一】

“杜见锋,你这张嘴除了脏话还会说什么?”
“还有情话!”

“……当我没问,你也别说,好吗?”
“孟韦,老子真他妈喜欢你。”

“滚!”


第一次约会,紧张到头上卷毛都在抖的李熏然在买奶茶时说出了“半分冰,去糖”,本以为会被凌远嘲笑,没想到这人笑着说,“那我也来一样的好了。”

三个月后。
“老凌,其实我不爱喝去糖的奶茶……”


李熏然的夏天——

冰啤、烧烤、小龙虾。

凌远的夏天——

李熏然。

AU私设

“高考只是人生的一个站点,并非终点,不要把高考当成洪水猛兽,平常心。”明诚听着明楼在讲台上向莘莘学子侃侃而谈,压下了自己想要上翘的嘴角。

谁说高考不重要的。
明诚考完最后一门放下铅笔,抬头正巧看到碰巧来巡视考场的明楼,视线交汇间,明诚觉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终点。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明楼走过来,讲话早就结束,学生们排着队离开礼堂,不少女学生还偷偷转身观察明楼和明诚,明诚瞪他一眼,“明校长,注意影响。”
“好好好,明主任,回家吧。”

END
被自己甜死了🙃

“你他妈又搞什么飞机?”

——“杜见锋你又在骂我哥!”

“孟韦?我没有!”

软广:楼诚中心本 《所幸》正式本宣


关关:赵医生真帅…


关妈:这是你跟着大舅跑了的二舅啊你看清楚好不好!

关爸:这不是把我捉了的那个黑不溜秋的警察吗

安迪:额,这是我的青梅竹马,结果被琅琊阁主拐了的靖王殿下。

老谭:你想动我的人?


1 / 5

© 米卡求诗一行 | Powered by LOFTER